去年,來杭州打拼6年的於先生買了一輛奧迪A4車。
  他是黑龍江人,乾電氣自動化的。
  今年2月,在限牌之前,於先生又買了一輛朗逸車。這車全部搞好,花了19萬元。哦,這車的顏色很特殊,是一種非常少見的藍。於是,開在路上,回頭率挺高。
  50歲的於先生住在丁橋頤景園,地下車庫裡兩個車位,緊挨著。5月31日端午小長假,於先生睡到差不多10點才下樓,準備開車出去轉轉。
  天哪!自己的兩輛車都出事了!
  奧迪車的一扇後窗被砸出一個大洞,車裡少了香煙。朗逸車,索性就車庫蒸發了!
  誰乾的?謎底昨天被杭州江乾刑大重案中隊和丁橋派出所揭開。偷車的,是一個擁有大學學歷的白領,亦是一個賭徒。
  奧迪車裡放著朗逸車的鑰匙
  他覺得撿了個大便宜
  事發當天,除了於先生遭殃之外,邊上還有兩位車主同樣叫苦不迭。他們的車子也是車窗玻璃被砸,車裡分別少了筆記本電腦和香煙。
  三位受害人急匆匆撥打了110,轄區丁橋派出所和江乾刑偵大隊陸續趕到,仔仔細細地勘查了現場。砸車窗玻璃盜竊車內物品,從案件本身來講,倒是不太稀奇。但奇怪的是,於先生這輛朗逸車怎麼就地不見了呢?民警讓於先生好好回憶回憶,看看是不是哪裡會有漏洞?
  於先生想了一下,明白了!自從朗逸車買來之後,他開得並不多,常常就把車鑰匙隨手放在奧迪車裡。想想麽,反正奧迪車鑰匙是隨身帶的,再要拿朗逸車鑰匙,也不麻煩。
  小偷一定是砸開奧迪車之後,發現朗逸車的鑰匙,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車開走了!
  警方回看監控,開朗逸車的嫌疑人出現了。
  這家伙長得比較瘦,男,大約1米7的身高,短髮,黑衣黑褲,長袖。
  有了監控跟蹤,嫌疑人的逃亡路線一清二楚。7月11日,警方順藤摸瓜地在武漢抓住了他,人贓俱在。愛車失而復得,於先生鬆了口氣。
  玩打漁機欠下20萬元
  大學學歷的他偷到了杭州
  眼前這名男子姓吉,是江蘇人,28歲,大學畢業,在老家一家網絡公司乾銷售代表。吉某迷上了具有賭博性質的打漁機(一種電玩游戲機,性質類似於賭博機)。知道他前前後後輸了多少嗎?20萬!所以,在最近的這段時間里,吉某就是不停地問同事借錢,他要還債吶!能借的都借過了,依然補不上窟窿。他最後決定鋌而走險。離開老家,到沿海一帶經濟好的地方去試試“運氣”。啥意思?偷!
  5月下旬,吉某就來了杭州。5月31日那天下午,他混進了頤景園小區,從大門走進去的。他那樣子,衣冠楚楚,沒人懷疑。在車庫潛伏到凌晨3點,吉某出手了,他一連敲了三輛車。
  是的,在於先生的奧迪車裡,他發現了一把車鑰匙。他以為就是奧迪車的,隨手一按,邊上朗逸車的車門卻解鎖了。有那麼一兩秒,吉某有點暈。
  開走朗逸緊張得連手剎都沒松
  路上還出車禍撞壞了輪胎
  吉某開走了這輛朗逸車。他很緊張,一路上只聽到車子嘀嘀嘀地叫,卻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,也不敢停車檢查。開出老遠,他才發現原來是手剎沒放下。
  吉某深深地吸了口氣,繼續開,然而這樣的心情在短時間里還是無法平復的。
  一個不小心,吉某撞上了路邊的石頭,把一個輪胎給徹底撞壞了!怎麼辦?人在這種時刻會發急的,會被逼出來的!他居然花了兩個小時,用車上僅有的工具,自己把備胎給換了上去!
  先賣掉偷來的電腦和香煙
  再開車到武漢想把車也賣了
  然後,吉某把車開到了諸暨。此時,天已經亮了。他把車停進了諸暨人民醫院的停車場里。
  吉某在小旅館的房間里累倒了。醒來之後,他先把筆記本電腦和香煙銷贓,得了1800餘元贓款。
  三天之後,吉某又回到醫院,看見朗逸車還好端端地停著。他開始在網上發佈消息,說是九成新的朗逸車便宜賣。結果,有一個武漢的買家聯繫了他,表示自己有興趣,但要先看看車。於是,吉某就開車去了武漢。
  他也開始覺得這車的顏色實在太扎眼了,就把車開到了一家汽修店里,表示要給車身貼膜,貼黑色的。專案組就是在他貼膜的時候找到了他。
  (原標題:從奧迪車裡偷了車鑰匙一按,邊上的朗逸車門開了)
創作者介紹

The Mist

siduvyox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